当前位置:
首页 > 潇湘驭文 > 李忠:天下苦百度久矣 李彦宏:呵呵

李忠:天下苦百度久矣 李彦宏:呵呵

导读:魏则西事件之热度早已冷却,网民向来是健忘的。事不关己高高挂起。下一个被忘却的会是谁?搜房李忠借题发挥,乘着舆论之船,振臂高呼:天下苦百度久矣。百度岂肯坐以待毙,李彦宏回敬李忠,潇某只看到两个字:呵呵。

魏则西事件之后,百度痛定思痛,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平民愤。

譬如:大大收敛了与医疗相关的商业推广、将商业推广的提示变得更加醒目、一页只展示4个商业推广……

李忠:天下苦百度久矣 李彦宏:呵呵

百度商业推广位

然并卵。

有人借势营销。

比如360搜索,公开声明宣布彻底清除医疗商业推广,而且强调绝对不是暂时的。

360搜索的话,最多只能听一半。不是暂时的,也并不代表永远。它跟百度一样,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。

也有人落井下石,公开指责。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搜房网总裁李忠致北大同学李彦宏的公开挑战信。

这封信,言辞之犀利辛辣,感情之激烈饱满,大有三分鲁迅先生杂文的味道,堪称投诉信之典范,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。

原文如下:

《搜房网总裁李忠:致北大同学李彦宏的一封公开信》

李彦宏同学:

我在这里叫你一声同学,并不是想和你套近乎、攀高枝,或想占你什么同学之谊。你也知道,我们从燕园出来的人,能花钱解决的事绝不求人。相互踩踏也是我们北大人的本性。我说按法律办事,你给我谈用户体验、我谈我的企业和个人的利益,你给我讲价值观和梦想,于是,你发内部信,我就发公开信。

正像钱理群先生所斥责的,我们都是北大培养出来的高智商、世俗、老到、善于表演、懂得配合的“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。年少时我们曾试图改变中国,头破血流,到现在精力还无处释放,我也不想做什么正人君子,拐弯抹角说些大道理、价值观、梦想,现在我有的是精力只为自己的利益说话。

第一次知道你的公司,是在16年前,你的一个销售来我的办公室,说是一个叫“百度”的搜索引擎也是北大同学创办的,他想让我付费用你们的搜索引擎,说是可以替换我们“搜房网”的搜索框,镶嵌到搜房的网站里,说是新浪和搜狐的网站都是这么干的,记得一年的费用是几十万。我觉得这个主意挺可笑的,没采纳。我那时还做了一家广告公司,《北京号簿》,就是黄页分类广告,公司的业务人员好几百人,百度的一个经理跑来,想游说我做百度的代理。我觉得我们自己的活都忙不过来,也没采纳,说实话,那时的百度还真的不算太有名,同期的国内外的搜索引擎还有一大堆。

此后,百度搜索引擎的兴起,角色就换了。在2006年,一家和我们同名的网站融来一大笔资金,资本和百度搜索引擎入口的结合,在百度上购买了中国所有热门小区或楼盘名称的关键词,流量所至,加上中国互联网和房地产业的崛起,这家网站所向披靡。我们和同名网站差距越来越大,我们也只能拿着商标之类的文件向你们投诉,但在那个野蛮生长的年代,我无计可施,很快我们就被挤到了角落。现在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当时不起诉?我其实为这种事起诉过,不过对象是3721,我们付了3721十年的“网络实名”的费用,但后来,他们竟毁约又卖给了出价高的同名那家,我们诉到法院,法官的解释是网站不是政府机构,这是“公司行为”,它想卖哪家就卖哪家,公开诉讼结果并不理想,虽然3721私下里也赔偿了些钱,但是,在当时这样的国情下,我觉得这事儿通过诉讼胜算不大。所以,这也不是顾忌北大同学情面不去告你百度。

可以说,无论我的“搜房网”、还是《北京号簿》黄页后来的衰落,都是搜索引擎迅猛发展的结果,尤其是在谷歌退出中国后,在资本、管理和思维模式都不如人的情形下,我们的声音基本没有了。百度彻底改变、培养了中国人的上网习惯,加上后来收购的Hao123,流量入口的的碾压,使我无法找到突破口,所有的智慧和努力都是徒劳,不管怎么说,百度的兴起是我公司业务重要的转折点之一,所以,百度成功的历程也是中国许许多多和我一样的企业失败的历程。

对此,我并不责怪百度,有怨言无怨气,因为这是一个世界性的趋势,顺之则昌,逆之则亡,互联网本来成功率就不高,愿赌服输。不仅如此,百度和你也成为和我一样的许多北大人心底里的骄傲,百度挣的是阳光下的金钱。

好,言归正传,经过十来年的拉锯战,我们在高院最终赢了商标官司,再加上原有的商标,基本上封杀了同名对手的侥幸心理,对手改名了。这样我们又开启了大规模在百度投放“搜房网”广告的尝试,对最近这些年的百度有了更深的认识。

给搜房网站付费加个“V”,这样才能成为百度认可的所谓的“官网”或“诚信企业”,现在快一年半了,代理和部门的推诿,流程不知道转到你们哪个部门去了,到现在也没加上。

自己买自己的名字在百度上显示,你们把这称之为“品牌专区”保护。“搜房”名称的“品牌专区”保护费,百度报价是一年1000多万,“搜房网”的“品牌专区”保护费报价一年2500多万。拿着判决书和你们谈,百度回复什么“主需求分散”、“客户体验”之类的话,如果想在百度上显示自己,就得被逼买下自己品牌的“品牌专区”,如果不买,你们就显示一大坨别的网站。

无奈,后来只能买了个“搜房”名称的“品牌专区”保护,上面是我们,下面显示的还是别人的。至于“搜房网”的“品牌专区”保护费,照百度的说法,因为“主需求分散”,我没花钱的资格,也买不起,页面更是全显示的是别人,我们竟然一条信息也没有,而百度中关于搜房网的一切负面新闻报道,我们也得一起背着,无法解释。

这种感觉就像天天在过万圣节,“不给糖就捣乱”。

我一手拿着钱,一手拿着高院的判决书,低头到百度买我们自己的名字,可你百度还是百般刁难,我姿态卑微的和你们交涉了快两年,人有多少个两年能跟你耗着!

想起你们百度所谓的“主需求分散”、“客户体验”之类高尚的鬼话,明明知道这里的猫腻,——不就是人家出的钱更多吗?钱不如人,我也忍了!还是那句话,我们这些从燕园出来的人,能花钱解决的事绝不求人。本来,我还是想花钱、花时间解决此事。

要不是后来发生这件事,我还是在隐忍着不发作。

前几天,上市公司“万里股份”公告,称“搜房网”要借壳上市,你李彦宏自己的个人公司投资4个亿参与此事。而这家号称“搜房网”的正是和我们有十几年利益瓜葛而输掉官司的那家,它也是这些年来百度广告的大金主之一。

你可以装作不知道有这样的事,但你自己个人的公司投资4个亿,以百度的商誉为借壳之事做背书、站台,以影响市场对此事的认可度。这事情是没法子全遮掩过去的,而且全写在上市公司的公告里。

用你们的高智商和老到的财计,组团忽悠,再加上百度的背书,把一个价值3.2亿的资产,来中国卖162亿给股民,把千千万万中国股民当猪去卖了挣钱,我管不着,也没权力管,更没有这样高的社会责任感,我在你们眼里也只剩下羡慕嫉妒恨。但你们以我的“搜房”、“搜房网”之名借壳,这样做,触犯了我的利益,我一定不自量力地跳出来,哪怕你们把我当成唐吉坷德式的傻瓜蛋,我也要这么做。

不搅黄你们的好事,我和我的公司就没有了未来!

所以,放心,我一定尽我所能去把你们这好事儿搅黄!前几天,我开记者会,拿着搜房商标和高院的判决去砸你们,当然,我跳出来,你这4个亿的投资也就泡汤了。也许你有这雅量,这点投资对你来说不算什么,但你公司为你操作这事的一群善于表演、懂得配合、高智商的人可未必这么想,所以为了保险起见,不被你公司里的这群人折腾我们、“黑打”我们、“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”,即使你无心给我设置障碍,但别人也会揣摩上意,我还是把话公开、挑明了说出来,省的大家以后好像都有什么冠冕堂皇的高尚理由。

如果你还记得我们年少时,在北大大讲堂里,我们坐在台下对那些台上侃侃而谈、空话连篇的官员、学者发出的嘘声,那么你现在的角色就是那个台上的人。想想为什么别人嘘你?为什么今天你惹了众怒?而我只是大讲堂里嘘你的一个人而已。

百度就像机场高速路的收费站,人人厌烦,不是被逼急了,谁也不想和你们翻脸。有利益就是有利益,你有大九九,我有小九九,别用什么价值观把自己包装的太高尚。

你们反应也够快,周末,百度通知我们公司,要把“搜房网”这个词从“百度百科”中删掉。我们说,好,最好能给个书面说明,你们回答,百度从来不会为这种事出具书面说明。要知道,这个词是我花钱买的,看在钱的份上,你们也该给个说法吧!

今天,我是站在你的门口付着钱在和你说话,请你尊重法院判决,按法律基本规则办事。

我也可以跟你明说,我可以为推广业务为百度付费,但以后我不会再为我们的名字在百度上显示而付这种保护费,你可以把“搜房”、“搜房网”在百度上全部删光,也可以说这是“企业行为”,显不显示我们的名字是你的自由,你可以显示一张空白页或“404”,但查询百度后,页面所显示出的“搜房”、“搜房网”不是我们,而是别的名字的网站,那我一定诉之法律或采取一切法律框架下的手段和你们抗争,我不管那几万家和我们一样愤懑在心的企业将怎么做,我是不会再忍气吞声。我更不会再等待。

套用一下近来非常流行的马丁·尼穆勒的“马客体”:

“在中国,起初贾平凹、韩寒等文学界告百度侵权,我没有说话——因为我不是作家;接着环球、华纳、索尼等著名唱片公司起诉百度,我没有说话——因为我不是音乐家;后来优酷、腾讯、乐视、搜狐等接连向国家版权局投诉百度,我没有说话——因为我不是导演或演员,也没有影视作品;此后百度被告上法庭要求退款,我没有说话——因为我没有通过百度搜索莆田系的医院;最后百度奔我而来,……”。

所以,作为“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,如果再不说话,那就再也没法说话了!我得跳出来为自己说话。

我辈土鳖长期混迹于污泥绿藻,难免土腥泥臭,而你这海龟从开始的清新极致迅速蜕化成和我辈一般,这不是简单的个人问题。如果以前的百度和今天的百度有什么区别,改编一下宋美龄的一句话:以前的百度,那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尝到权力真正的滋味。今天的百度是中国互联网中的帝王,颐气指使,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制约。

正如我们年轻时所喊的那样,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。不仅对政治,一切皆然。

所以,天下苦百度久矣!稍有风吹草动,便成惊涛骇浪。

要是论起每年不计其数的侵权官司,可以单独给你们开个“百度法院”,专门审理你们的案件了。即使这样,对事依然无补。

当然,百度也不是一无是处,有了你们舆论更和谐了,思想更统一了,相关部门的工作更轻松了。

所有的脏水都泼来吧,我准备好了,你有的是公关公司,我有的是心理承受能力。

现在,我快递给你,也发到网上,如果你能看到这篇文章,想想钱理群先生那些斥责的话,不只说你,是说我们,至少说我……

李忠

二〇一六年五月十七日

天下苦百度久矣。这话是全信中的亮点之一。

此言模仿《陈涉世家》中陈胜所言“天下苦秦久矣”,不可不谓言之过重。

李忠所言,实乃义愤填膺下的激愤之辞,言过其实者,大半。不足为信。

当然,他若不这样写,不足以激起千层浪,引起万人鸣。

所以投诉信千万不可写的中规中矩,合情合理。

两个搜房网之间的恩怨有些复杂。孰是孰非,外人不好判断。况且,李忠的搜房网(sofang)根本无法与搜房控股的搜房网(后改为房天下fang)相提并论。他们的实力差的不是一星半点,甚至可以说李忠根本无法望其项背。靠起诉、投诉无法崛起,也不可能改变这种落后的局面。

李忠以偏概全,他的苦,非常苦,非天下之苦。

李忠逞一时口舌之快,百度岂肯坐以待毙?

百度先是在21日公开发文《回搜房李忠先生书》,继而于25日向司法机关提起诉讼,依法追究道杰士公司及其CEO李忠的法律责任。

李忠:天下苦百度久矣 李彦宏:呵呵

百度起诉搜房李忠

百度回敬之文颇多白话,行文温和,却绵里藏针,可谓四两拨千斤。

反驳之语,有理有据。相信李忠卒读之后,定然哑口无言,羞愧难当。

潇某认为,李彦宏就回敬了两个字:呵呵。

以下为全文:

《回搜房李忠先生书》

尊敬的李忠先生:

公开信已阅,谢您惦念。

读《致北大同学李彦宏的一封信》,诉“搜房”之抗争,援引钱理群先生言,插“马客体”语,洋洋洒洒数千字好不快意恩仇。

搜房商标之争,辗转十年,终以彼方改名而告捷。然今彼方依旧美国上市风生水起,想先生您定是多夜未眠,亦或抽掉数包烟,才择良时倾吐堵在先生胸腔内的愤懑,抑或是,不甘?不甘就此沉寂,不甘为时代遗忘?然不知此文既出,先生愤恨疏解几分?会否略能平静看得失?

本敬李忠先生之创业胆识,然今日阅文,先生自称“土鳖长期混迹于污泥绿藻”,自弃之心可揭,且与百度误解及积怨颇多,余心惶然。于先生之几点控诉,今日略作赘述,望能平先生心中不快。

一、品专归属,商标权与用户体验并重

先生言,拿到了“搜房”的品牌专区,却拿不下“搜房网”的品牌专区,而“百度所谓的‘主需求分散’、‘客户体验’之类高尚的鬼话,明明知道这里的猫腻,——不就是人家出的钱更多吗?”

君言此为“猫腻”,实不知循规而为。

百度品牌专区审核极为严格,一看企业是否拥有该词汇的商标权,再看用户主需求,是否是在寻找该注册商标的品牌内容,两个条件缺一不可。

十年商标抗争,先生赢得“搜房”商标的所有权,另外一家更名为“房天下”的网站则拥有“房天下”的注册商标。据此,“搜房”的品牌专区是先生的“搜房”,“房天下”的品牌专区属于搜房控股的“房天下”,这符合双方的商标归宿,而注册信息显示,“搜房网”商标并不归属于两位搜房之任何一方,因而我们也依规则未开放给任何企业,更不存在谁给钱多就给谁的问题,还请明鉴。

二、自然搜索排名,取决网站质量及相关度

先生言,如果想在百度上显示自己,就得被逼买下自己品牌的“品牌专区”,如果不买,你们就显示一大坨别的网站。

实则不然。

在商标权上,您十年抗争,我们敬重每一个争取维护自身利益的个体,然您不可否认,网民对“搜房”品牌的认知和需求,更倾向于房天下的“搜房网”。

客观来看,先生的“搜房”Alexa排名为60000多名,而“房天下”则排1000多名;先生的“搜房”网站内容丰富程度和网页数量,远不及“搜房网房天下”;从体现网民搜索倾向的百度指数看,“搜房网”的被搜索次数也数十倍于“搜房”。所以在搜索结果里“搜房网房天下”的出现几率自然会高。或许这可以解释先生所疑惑的,为何“页面全显示的是别人”。

三、投资房天下,属公司正常投资行为

先生言,用你们的高智商和老到的财计,组团忽悠,再加上百度的背书,把一个价值3.2亿的资产,来中国卖162亿给股民,把千千万万中国股民当猪去卖了挣钱。

先生此言差矣。

众所周知,百度近两年大力发展O2O,囊括衣、食、住、行之方方面面。故有此次参与投资房天下之举,然投资方为百度鹏寰资产管理(北京)有限公司,属百度旗下全资子公司,而非李彦宏先生私人企业。您关注此次投资可以理解,但莫名将“组团忽悠”、“把千千万万中国股民当猪去卖了挣钱”等恶意言语扣在百度及李彦宏先生头上,恕百度不能接受。

四、企业生死,焉能由搜索引擎左右?

先生言,“无论我的‘搜房网’、还是《北京号簿》黄页后来的衰落,都是搜索引擎迅猛发展的结果,尤其是在谷歌退出中国后,在资本、管理和思维模式都不如人的情形下,我们的声音基本没有了。”

先生此言着实令吾等惊诧莫名,诚惶诚恐。先生亦知,当今商场乃自由竞争之地,百度身为一家互联网公司,实在没有能力更没有权力决定其他企业生死,企业自身实力,才是真正决定其成败的关键因素。与其把您多家公司的成败归罪于搜索引擎的发展,不如从自身的战略和管理多找找原因,或许更能有所裨益。

吾等钦佩先生1995年勇为人先推出“北京房地产互联网”的魄力,但亦遗憾于二十余载后的今日,先生仍为了一个商标苦苦纠结。吾等看来,品牌影响力或更取决于用户认可,而非商标之一词一字,品牌根基是否扎实,或更取决于多年用心经营,而非投入多少诉讼费用。浅薄之见,仅供先生哂笑。

五、百度不会“折腾”、“黑打”任何人或者企业

先生言,不搅黄“我们”的好事,您和您的公司就没有了未来!一定尽所能去把这好事儿搅黄。

本敬您是从燕园走出的长者,素养与学识皆是吾等学习之榜样,今闻如此有伤北大及先生体面之言,不禁诧然。

先生又言,自己之言行是为了“不被折腾、黑打”。

恳请先生切莫有此顾虑。百度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加方便快捷的搜索,不会为难任何个体或企业,更无从谈起所谓折腾和黑打。李忠先生之言,实属多虑。

幽幽数十载光阴,遥想先生当年,意气风发,大起大落亦令人敬佩。时代之变,或令先生猝不及防。然困境唯有自力而为,而蹊径之路艰险,唯望先生三思之后再行路,重塑辉煌亦不难。

另,《四书》十九章有云:“博学之,审问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笃行之。”

望先生慎思明辨,体面为之,与君共勉。

李忠与李彦宏,究竟孰是孰非,每人心中都有一杆秤。

可以肯定的是,他们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。

利己不是错,欺人以利己方为错。

冤冤相报何时了,相逢一笑泯恩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