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潇湘驭文 > 再见潇湘

再见潇湘

—怀念一起走过的日子,熟悉的,或者陌生的

—献给陪我一起走过潇湘的众生,熟悉的,或者陌生的

生活了四年的土地,此刻终于到了作别的时刻。

人的一生有几个四年?一个,两个,三个,或者更多更多。

人的一生有几个这样的四年?一个,仅有的一个,唯一的一个!

四年前,孑然一身远离家乡,不远万里奔赴潇湘,开始这段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求学生涯。拜苍天所赐,四年后的今天,在这片多彩的土地,我结下了许多的缘分,有爱情,有亲情,还有友情…不旷世,不奇特,却比旷世更悠长,比奇特更惊喜。

叶落潇湘,句号,彦志,风霜先后分别从泉州,郑州,武汉,武昌赶来看我。湘江,杜甫江阁,橘子洲,岳麓山,步行街,堕落街,烈士公园…都有我们的足迹。

我还记得那个悠长的午后,叶落潇湘,句号,还有我排着悠长的队伍,在悠长的巷子里,伴着悠长的影子,吃味道悠长的臭豆腐。

彦志午时到潇湘,当日便因公务缠身的关系,于凌晨匆匆归去。我跟他的记忆定格在步行街过桥米线的古典圆桌上。

风霜这个“告归常局促,苦道来不易”的男子,虽在潇湘淹留了数日,但所去之地,所食之物甚少,大有大类女郎之称的归有光的味道。我与风霜的记忆在车站最为清晰。我躲在车站柱子侧面,斜眼偷看坐在车中的他,心中只有酸味。比及 火车启动,风霜便离开座位,朝着我的方向跑来,那一刻酸味便从心中涌上眼里…

昔日的室友银翼舞者上午九时离开潇湘,远赴成都时,我尚在榻上。等我赶到车站,火车已经启动。这遗憾或许将永远留在心中。碎玉,这个北方大男子,在学校正门的的士车里,我立在车外用右手紧握他的右手,他的眼早已红透,就要克制不住自己,我挣脱右手,在背过身去的刹那,泪夺眶而出…

还有太多太多的人和事,無暇一一涉及,假以时日,再悠悠道来。此番化作一句:但愿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

再次祝福那些已离去,或者即将离去,熟悉的,或者陌生的日子和众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潇湘驭文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.06.26

再见潇湘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